鹤落天

愿你勤奋,愿你不悔。

整个人像从冰块里头拔出来的,南方的冬天真的太冷了趴。•́︿•̀。

在乡下出差半个月,无聊到饭后出来散步,埋头只顾着看综艺,结果路边来车被同事一拉,一个侧身这片延绵的山和蔓延开来的粉红色云雾一下跃进我眼里,大货车呼啸而过。第一次后悔没买当初看中的那个单反,我拍不出它万分之一美,落日不是黄的是粉的,山不是青的是黑的,就像有人把我扔到一张铺开了的山水画前似的😭😭😭😭

看到一个院长长得超像Peter啊!!!!有没有

圣母玛利亚这是什么神仙爱情!




华平对神父:“来我这睡一晚吧。“𓀌𓀋




吉英对华平:“你不是说过要守护他吗!“𓀠𓀃




还有哪怕第三次驱魔会死我们崔允也坚决跳下海要救华平𓀀𓀙



两只交缠着十字架的手响起

Please take my hand,closer way🎵



被唤醒的华平怕连累神父,解开了与神父的十字架,最后还要碰一下神父的手指再坠入深渊𓀠𓀙



找了一年才找到华平,镜头第一眼就是他脖子上那串神父的玫瑰十字架……爱情信物?𓀎𓀇


最后直直望着相视一笑什么的𓀌𓀅 


男一男二你们远走高飞吧,吉英归我了😊😊😊😊


终于完结了,看到最后一张图所有人都笑着让人觉得世间真美好啊,你们都那么好,可是又舍不得😭😭😭😭😭😭

天哪我信心满满的打开这个tag居然!居然只有寥寥几块肉😭😭😭😭冷圈雷达嘛我😭😭😭


被人偷袭时只身前往给大将军扫障的少将军,旗杆倒下嘶吼出那声痛彻心扉“平儿”的大将军,一个意气风发,一个刚毅正派,都不屑于使诈,自傲于实力,可最终却遭小人算计,命丧镇守了一生的镜州,这才是我心中的意难平啊😭

工作使人疲惫,我多久没有夜生活(不是)了𓀌

能遇见一个孙少安吗

骆驼呀骆驼🐪🐪🐪

【全员】蛟龙一队绝密日常三

#突然开车,突然跳车


01

杨锐觉得徐宏对他有意思,不是他自恋,实在是他这个副队最近一个礼拜太不正常。

天天跟着他背后,问他干什么又说不出话,老半天才挤出一句:

“顾顺李懂在一起了……”

要么就是:

“石头佟莉在一起了……”

这难道不是在暗示他什么吗?!

还喜欢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他。

要知道杨锐对大眼睛什么的最没有抵抗力了,绝不是因为自己没有。

 

深夜,杨锐虚弱的抱着两瓶酒去找队里仅剩的直男。

“有事,出去。”

陆琛很嫌弃杨锐这幅熟悉的样子,就是这幅为情所困的样子让他从元宵节到现在一个月了还备受其扰。

“陆琛!你就这么不关心你的老队长?”

杨锐边装可怜边贼兮兮的从兜里掏出两瓶啤酒。

“有话快说!”

陆琛赶紧抢过酒摆在茶几上打开小夜灯,丢上一碟子从石头那摸过来的花生米,一副老干部表情。

杨锐趴上小背凳,准备开始诉说起自己的漫漫直男路。

“我初中那年班里有个小雯喜…………”

“有话直说!”

陆琛把啤酒瓶敲得啪啪作响。

“我觉得徐宏喜欢我,”杨锐老实。

“什咳咳咳……”

陆琛和他喉咙里的花生都被惊到了。

杨锐就知道陆琛不信,很郁闷地倒着酒,一杯又一杯,大有不醉不归的趋势。

“你不知道啊!”杨锐手上拿个不停,嘴里塞满了花生粒口齿不清:“在军校就是,那会我当班长他就当副班长,我团支书他就纪检委,最后我来蛟龙了他又……”

杨锐停了话头,陆琛急得慌:“继续啊!”

杨锐委屈巴巴举起手上空了的碗,陆琛赶紧从小桌里掏出一大袋花生拍桌上。

听了半个小时队长单身史,陆琛总结出了他可能是来骗花生,竖起眉毛拍案而起。

 “他老喜欢盯着我看!他明明知道……嗝”

然而陆琛赶人的手还没落杨锐倒是落地了。

陆琛推推,没反应,举起袋子定睛一看,发现不小心拿成白酒泡的酒糟花生,气颠颠地把队长拂开,杨锐东倒西歪进被子里,陆琛叉腰,对那不省人事的软泥手指颠个不停,这四舍五入相当于喝了自己一整瓶窖藏白酒啊!

陆琛摇摇头,泄了气似的从柜子里掏出白酒,思索着怎么把徐宏叫过来。

自己怎么成队里月老了?

陆琛对于自己的沦陷很不满意,咕噜噜倒下一大口,寻思他是不是也该找个对象了。

 

 

02

 

杨锐迷迷糊糊醒来,宿醉的头疼让他挨不住翻了个边,然后就看到了徐宏趴在床头离自己很近还张着嘴的奇怪模样,这是想偷袭自己啊?!

“你醒了。”

徐宏被抓个正着,尴尬的笑。

杨锐神色复杂的看着他,徐宏睁着大眼睛也盯着他。

空气中弥漫着尴尬。

“砰—————”

“队长!——卧槽?”

陆琛一冲进门就看到队长副队两人,一个躺在床上,一个踩着楼梯支在床头对望,好不辣眼睛。

“庄羽刚接到通知,有新任务交接。”

急匆匆丢下这句话,陆琛看着两人双双盯着自己,叹了声气,老神在在的边关门边叮嘱:

“下回记得关门!”

“陆琛?陆——”

陆琛错过了杨锐求助的眼神和右手,一副世风日下的表情闪进了庄羽宿舍。

空气再次凝固,杨锐身上若有若无的酒味触碰着徐宏的神经。

“队长我————”

“你别说了!我都知道了!”

杨锐揉揉额头。

“我知道你想这样做,可是你有考虑过以后么?”

徐宏心虚,他确实不会喝酒,上次吃年夜饭两杯啤酒就不省人事,可两个月没碰了倒是怪想念的。

“你真的要这样?”

徐宏点头,碳酸饮料什么的他们不能喝,天天喝白开水嘴里没点味,喝点啤酒肯定是不错的。

“为什么是我?”

徐宏其实想找陆琛要瓶酒的,可是陆琛只有高度数的酒。

“你比较适合……”

听到这个答案杨锐惊异,徐宏这么随便的吗?那把自己交给这样的人岂不是>

“徐宏我不是这么随便的人,而且你这样是不对的!”杨锐一跃而起,撞到天花板后蹲下,揉着头眼睛里闪着泪花:“我看错你了。”

“队长你别告诉舰长,”徐宏急了,又不服气道:“你不是也藏了么……”

徐宏看杨锐爬下床,退回到自己凳子上,隔着桌看他拉开抽屉从最里层抽出一沓照片扔桌上,目光冷冷:“那我还给你。”

徐宏定睛伸长脖子,这一瞧可吓坏了,照片上北背景各异,有在军校的,队友欢庆会的,还有一些班级合照什么的,唯一的共同点就是照片里头都有他。

“这这这。”

“徐宏,”杨锐撑着桌子看着他,声音闷闷的:“你不能仗着我喜欢你就……”

徐宏怔住,他盯着杨锐还有点红的眼睛,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撞疼的,喉咙口有什么说不出的东西堵着他。

“我我我。”

已经摊牌了杨锐也不扭捏,拉开凳子坐下对着徐宏语气缓慢道:“我知道你来不久有些不习惯这里的生活,而且最近他们几个都一对一对的,你如果觉得在舰上没个念想,我可以给你介绍几个女孩子,都挺好的。”

徐宏听这话心里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从抽屉拿出手机,杨锐以为他现在就要人姑娘电话,愣了一会抿着嘴也掏出手机,点开通讯录的手指有点儿抖。

“这人有么?”徐宏举起手机给杨锐看,“他的电话家庭住址身高体重喜欢什么类型的……”

杨锐滴滴按手机的声音没了,直溜溜盯着手机,里头赫然是自己在军校毕业那天壮着胆子和徐宏合影的照片,因为没敢问人要所以一直懊恼,甚至想过找庄羽黑了徐宏的手机。

“我今天只是想问你借瓶酒喝,”徐宏收回手机往后翻了翻,都是杨锐的照片,打球的,撸猫的,训练的。

“你倒好,一副要跟我绝交的语气。”看着翻过无数次的照片,声音里满是委屈,嘴上却咧开了细微的弧度。

杨锐瞪着眼睛张大嘴巴看着徐宏站起,走到自己身边,努力消化刚刚徐宏的一番话:“那你……”

“我喜欢你啊,可你居然要把我介绍给别的女人。”

听到前四个字杨锐脑袋瓜瞬间炸了,忽的一下站起来要往床上爬,被人高马大的徐宏一把擒住。

杨锐也不看他,觉得特丢脸,对着楼梯面壁。

半晌徐宏也没了动静,杨锐好奇,刚侧过脸,嘴上一阵温热。

“在一起吧。”

隔壁酒瓶跌地声也被藏在了这个吻里。

 

03

 

杨锐体格小,靠自己手臂时软体软软的,靠舒服了喉咙里还咕噜一声,跟他家养的猫一模一样。可杨锐后脖颈却跟猫完全不同,敏感的很。

徐宏舔舔他脖颈,不意外感受到他收紧的肌肉,不过队长平时话最多的可能就只在下命令的时候,在床上也一样,正如现在,弄舒服了也不吱声,有什么需求不说出口,只知道捏紧了徐宏的膀子喊他的名字,然后就没声儿了,徐宏也是相处久了才明白他的意思。

徐宏看着窗外明亮的灯塔若有所思,忽然抱起杨锐的臀让他双手双腿缠紧在自己身上,走了没几步杨锐就忍不住了:

“徐宏……”

又来了。

不过这次徐宏没如他愿,脸颊蹭蹭他发烫的红耳尖,杨锐抖了下躲开,却被轻咬住,声音含糊地在耳边响:

“深点儿好,深点儿快,你待会不要跟舰长开会么,咱们抓紧时间。”

杨锐想给他一掌,可挂在他身上手脚左右不是,垂着嗓子有点儿喘不上气:

“你可扯吧,这都第三次了,要赶紧的你现在就放我下来。”

徐宏笑,狠捏了把结实的臀肉,特种兵长期高强度训练出来的肌肉在手下也有了时间赋与的生命力,让他有那么些沉迷,别说现在放杨锐下来,他甚至不想快点结束这场性事。

“叫哥哥。”

别说叫哥哥,杨锐现在心里头直骂娘,射了三次的性器有些疲软,可后头却还缠着徐宏的,徐宏那家伙又长又粗顶得自己舒舒服服的,即便前头没了气力,后头却还兴致高昂,痒得慌,总希望拿什么碰碰、揉揉,想到这杨锐老脸一红,都这份上了还在乎叫不叫啥哥哥,自己动手丰衣足食,杨锐干脆的搂住徐宏脖颈,贴在他耳朵尖,喘着粗气哑着嗓子:

“哥哥,再往里头捅捅好不好?”

说完还缩紧了甬道,徐宏算是明白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了,抱着杨锐狠狠地挺了一身,听到上头人压抑不住的闷哼,勾勾嘴角:“那哥哥我会把你捅坏的。”

杨锐别过脸抱紧徐宏算是默认他的行为。

 

之后杨锐还是及时参加了会议,不过队里又有关于队长严格要求自己的风言。

“队长肯定又去拉练去了,当时进会议室腿都是软的!”

 李懂老实对顾顺说今天的所见所闻。


04

树上夏蝉吱吱叫,地上龙虾锅里泡。

杨锐跟徐宏穿着白背心和大裤衩,悠悠然在大排档喝着酒,突然想起今早在网上看到情侣因为初吻吵架的热搜,踢了踢徐宏小腿问:“你初吻是我们确认关系那次么?”

看徐宏剥着龙虾壳递过来肉时摇头,杨锐一个龇牙连龙虾肉带着手指重重咬了一口。

徐宏看杨锐面色冷静却咬得龙虾肉嘎嘎作响的样子,笑了。

“你不记得了可能,”徐宏擦擦手指,看着牙印说:“毕业那天我们合照后不是去吃宵夜么,你吵着喝了四五瓶,可酒量不行,我把你拖回宿舍的。”

后面的话杨锐越听越脸红。

「到门口你抱着我的手臂咬,说什么留个记号。」

「进屋子里对着我一顿啃。」

「就那会,初吻没了。」

 

—Fin—


曹警官x经理

没人pick曹警官x经理的吗,家境优渥是非分明一心向着正义的曹警官,遇到打小活在阴暗里为钱不顾一切爬到今天位置的经理,脑洞大开。
曹斌知道经理今天跳了钢管舞的事后怒火中烧,冲到经理小板房揪起领子质问他为钱是不是什么都做的出。
“是啊曹警官,那胖子要是再多扔点让我跟他上床都行。”
曹斌望着他油头粉面的样就来气,掏出裤袋里钱包拍在他身后:“我让你现在跟我做呢?”
话音刚落经理腿就缠上曹斌的腰,一边收起他的钱包,眯着眼睛一口咬住他的耳朵气声说:“来啊。”
嘻嘻嘻嘻嘻
曹警官逆光靠车和经理跳钢管舞扭腰顶胯那看得我幻肢一硬,直男电影真是卖弄男子美色于无形啊🌚